Feed订阅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董丽:在植物景观设计师眼中 没有杂草

时间:2019-04-24  来源:中国景观网  编辑:wangxiangyang  浏览:1153次
董丽的职业生涯相当简单,大学毕业后在太原工作了两年,又考回北京林大继续深造,研究生毕业后,尽管身份从学生变为教师,又历经留学国外做博士后、访问学者,但无论是作为研究者还是城市植物景观规划设计实践者,她的每一个节点无不和植物造景高度相关。在这位植物景观设计大师心中,大树、花鸟、土壤都同等重要,即便是杂草都值得尊重,“我不用杂草这个词,更愿意称它们为‘自生植物’。 ”

1983年从山西考入北京林业大学时,董丽以为自己选的专业是整天游山玩水,摆花弄草。36年后,已是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的她告诉准备报考博士的学生:“研究生学业任务很重,没有完整假期,因为植物生长是有节律性的,我们的工作只能以植物的节律为准绳,有时不得不没日没夜地做研究,你要考虑好……”

 董丽的职业生涯相当简单,大学毕业后在太原工作了两年,又考回北京林大继续深造,研究生毕业后,尽管身份从学生变为教师,又历经留学国外做博士后、访问学者,但无论是作为研究者还是城市植物景观规划设计实践者,她的每一个节点无不和植物造景高度相关。在这位植物景观大师心中,大树、花鸟、土壤都同等重要,即便是杂草都值得尊重,“我不用杂草这个词,更愿意称它们为‘自生植物’。 ”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董丽

“我们生命的另一半寄托在植物上”

休息时间少仅仅是园林科研人员生活的一个侧面,作为园林规划领域的学者,教学之外,董丽也在用园林作品改变着人们对绿化的误解。干着干着,董丽就像把自己活成了“一棵树”,从广博的专业学科土壤里吸取养分,向周围释放知识的“氧气”。

“叫城市森林也好,叫口袋公园也罢,在用地性质上就是绿地,而绿地不单纯是栽植上绿色植物这么简单。”和记者谈到园林时,董丽不希望掺杂太多的华丽概念,而是回到本源,谈论它原本应该的样子。 “终于,随着经济的发展及暴露出的环境问题,全社会的绿化观念也发生了变化,绿地的生态功能越来越受到重视。”

人们喜欢在奥森里运动健身

“我记得有位学者说过,植物是人类的另外一个肺,我们生命的另一半就是寄托在植物上,绿色的植物上。”这也是董丽正在推广的生态理念。

生态园林规划是一场平衡之战

在董丽的园林植物景观规划作品中,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最早体现了她的生态理念。

“植物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靠其生命活动降温增湿,形成冷岛,滞尘降噪,这样的过程为人们提供舒适的微环境。地表尤其是坡地覆盖植物,就能减少水土流失。湿地植物是天然的水质净化器……” 在提出“近自然”的生态理念前,董丽总希望人们不要忽视每一片叶子的存在价值。

采访之前,记者特地前往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实地探访了那里的林地植被、湿地景观、雨水截流沟、废弃物回收罐等,当记者向董丽提到跨越五环的生态廊道时,董丽说:“我们在2005年接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植物景观规划任务时,生态理念就是重点。生态廊道的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提供动物迁徙通道,因此特地设计了相对密实的灌木丛等,方便小动物藏身。”

据董丽介绍,斑块状的森林或者绿地之间的连接度越好,生态效益就越好。但这个横跨公路干线的廊道,在设计上,要面对两大难题,一是,桥梁荷载,这就要求控制好土层厚度,二是防止根茎穿刺构筑物。董丽认为,这两点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生态廊道解决得很好。

但同时,董丽也不无遗憾地告诉记者:“作为动物迁徙廊道,廊道上的路还是太宽了,隐蔽性不太够。”她补充了一句:“当然,这条廊道也是游人和跑步健身者跨越南北两园的重要通道,从目前的观察看,园内的动物与游人相处得还不错。”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一角。

人们喜欢在奥森里运动健身。新京报记者 王纪辛 摄 所以说, 植物景观规划,是考虑游人需求、生态效益以及生物多样性多种目标之间的平衡。生态的景观,还表现在具有地域特色的植物景观营造上。 没有梧桐树招不来金凤凰这句民间谚语恰当地体现出树种选择对于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为了营建可持续的城市森林景观,董丽在作品中提倡大量使用乡土植物,建立具有地域性特征的园林景观。 比如大量应用乡土植物。这些经历时间考验的乡土植物抗病性强,生长旺盛,更主要的是,建成后,景观管护度低,省时省力。 董丽告诉记者,由于长期以来认识上的不足,类似椴树、栎树等这些乡土树种均没有规模化的苗木生产,城市森林绿地需要使用时,苗圃里几乎找不到植株粗壮的乡土树种。她建议,尽快增强乡土树种的培育力度。

要宽容杂草 要重视土壤

广阳谷城市森林公园

广阳谷城市森林公园,坐落在城南菜市口闹市一角。这里植被层次丰富,群落结构多样。董丽培养的学生作为年轻有为的设计师,已在广阳谷主导植物景观的规划实施,作为导师,也受政府主管部门邀请,她多次前往,帮着出主意,提供专业建议。

当问及这样的园林景观在实际操作上和以往有哪些不同时,董丽又显现出她快人快语的一面,“我太有感触了!比如,过去大面积使用色块、色带,使用在北京气候条件下生长不良的冷季型草坪草,这些做法不仅消耗水资源,还需要大量农药加以维护,加上修剪、防护等,也就是说需要很强的人工干预,长此以往,管护成本很高。”身处园林景观规划领域近40年,董丽早就敏锐而深刻地认识到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她一方面大声呼吁,另一方面,借助作品,推广自己所倡导的“近自然”的生态理念。

“生态园林不同于修剪得横平竖直的标准化景观,植物群落的生命特征,使得它们具有自我演替的能力,而我们需要的是进行最小的和适度的干预。比如,我们要允许绿地里或者绿地的某些区域有时候看起来‘杂草丛生’。”董丽说,“也许人们认为杂草‘不好看’,但恰恰杂草就是它呈现出来的一个自然结果,所以,我不用杂草这个词,更愿意称它们为‘自生植物’,我们也正在研究城市绿地中自生植物的生长规律。当然,针对近自然的植物景观到底如何才能科学适度地管理好,一方面我们需要探索全新的管护方式,另一方面,也需要大众转换一种审美态度,接受这种近自然的状态。”

广阳谷城市森林公园里的野花

记者在广阳谷看到一株小型乔木上,挂着一个黑色漏斗装置,敞口的小瓶子放置在漏斗的上端,瓶子的标签上写着“双条杉天牛引诱剂”,这是一种非农药的对害虫的诱捕方式。董丽说,西城区园林管理部门已经开始了广阳谷城市森林的后期监测,作为研究案例,她的团队也将进行持续观测。“管护比新建重要得多。到目前为止,广阳谷还没喷洒过农药,维护手段也在摸索中,目前,并没有成熟经验可以借鉴。”

提到园林植物景观的建设和管护,董丽认为,“除了管理养护任务艰巨,其实建设时的土壤问题更为重要。”她说,园林植物景观,游人看到的都是表面的美景,其实,对植物来说,关键在土壤。

“就像我们化妆,脸画得再好看,如果肚子吃不饱,营养不良,时间长了也不会好看。”董丽认为,土壤环境是未来植物景观营建中需要重点考虑的,“植物是有生命的,会生长、发育、衰老,要想让植物生长得好,管护环节要前置,从土壤开始。”

“总之,无论用什么样的艺术手法营造,也不论绿地叫什么名字,我认为,植物景观,从其发挥的生态效益,对生物多样性的支持功能,以及从美化环境、提供文化产品的角度讲,植物景观当之无愧是人居环境健康发展的摇篮。”董丽如是总结。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新疆喜乐彩 智慧彩票投注 河北11选5 广东11选5走势图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历史开奖记录下载 万利彩票计划群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登陆 快3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