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订阅

天津大学新校区综合体育馆设计探究

时间:2019-08-01  来源:中国景观网  编辑:wangxiangyang  浏览:795次
天津大学新校区综合体育馆与室外田径场共同作为校园的体育运动区,位于校园内东北侧,邻近校园东北出入口,北、西、南三向均与校园干道相邻,东侧紧邻校区边界河道及河东的大片田野。校园内各类建筑经统一规划,在建筑高度、建筑材料、立面造型等方面有相应的设计规定,使校园内建筑群在保持建筑个性的同时形成统一的风格特色,与校内湖泊、人工湿地共同形成了和谐生态的湖畔水景校园

天津大学新校区体育馆

改革开放后的快速城市化进程给城市带来喧嚣繁荣的同时,也迫使城市空间借助建筑作为物质载体向周边蔓延。新建空白场地中的场所特质缺失且难以把控是建筑师要面临的全新挑战。在天津大学新校区综合体育馆的设计中,李兴钢工作室运用纯粹的几何原型塑造自身形态的同时营造场所感。通过建筑形体的布局、场地的编织来适应和控制这片新的场地;以简明清晰的几何逻辑定位建筑在场地中的角色关系,成就建筑的个性化呈现;利用自然光影强化多变的几何结构与空间秩序,强调人在空间中的感官体验,实现使用者对建筑本身的胜景体验。

1场地编织与形体

天津大学新校区位于天津市中心城区和滨海新区之间,海河中游南岸的海河教育园区。规划总用地250公顷,总建筑面积155万平方米,包括行政楼、综合实验楼、图书馆、教职工活动中心等。综合体育馆与室外田径场共同作为校园的体育运动区,位于校园内东北侧,邻近校园东北出入口,北、西、南三向均与校园干道相邻,东侧紧邻校区边界河道及河东的大片田野。校园内各类建筑经统一规划,在建筑高度、建筑材料、立面造型等方面有相应的设计规定,使校园内建筑群在保持建筑个性的同时形成统一的风格特色,与校内湖泊、人工湿地共同形成了和谐生态的湖畔水景校园。

由东门进入校园,沿主干道一路向北前行便可看到综合体育馆。体育馆采用“A—B—A”布局模式将建筑沿南北向主干道顺势展开:由一条缓拱形廊桥(B)将游泳馆和室内综合体育中心相互连接。充分利用场地“南北长、东西短”的特点,最大限度地向校园空间敞开。主入口位于廊桥与两侧建筑主体形成的环抱型空间。廊桥的架空带来开阔的视野,可将人的视线延伸至建筑东侧室外田径场。建筑西向沿街形成一条平直明快的运动界面,使得环境变得更加具有运动所带来的动感和活力。北侧延伸出的游廊式服务用房与建筑主体围合区域设置了器械场与极限运动区,并通过依建筑外墙顺势延展开的不规则台阶将运动空间延伸至带有波浪形的建筑屋顶,使屋面变成了可供人活动的“第二地面”。

场地与建筑

场地与建筑

正如斯蒂文·霍尔所说:建筑是外在知觉的“秩序”和内在知觉的“现象”的融合。在建筑形态的体验策略上,从看到建筑到接近建筑是一个动态的体验过程。沿校园主干道由南向北游历,首先带给人惊喜的便是游泳馆。在南立面,朴素的结构作为建筑最为本体的一部分,它的“显形”作为人类身体感知的反映,带来了韵律感和秩序性,随即也产生了强烈的场所特征。墙面锥形柱列与屋顶筒形拱结构交界处沿横梁开一排圆拱形小窗,像是建筑的眼睛,满足通风需求的同时也抵消了锥形结构的锐利,同时赋予建筑向上的动感。西侧墙体中心部分的半球形内陷,打破了整个建筑在西向界面上的沉闷,作为泳池空间序列的开端,暗示着波动的水面(。

体育馆西南侧透视

西南侧透视

从游泳馆向北,便是拱形廊桥与两侧建筑主体形成的半围合入口广场,在这里方向大小各不相同的树和树坑分散占据着整个广场,这种“几何”与“景”的亲密对话使人在其中能够获得良好的空间体验。架空的廊桥以一种从下而上的方式“生长”出来,将体育馆两部分“锚固”在一起。体育馆东侧的田径场,也借用了廊桥的框景,把自己的美传递给了广场中交谈的人,不仅为广场中的人提供了良好视觉环境,而且使得广场空间变得更开阔,更具有活力。广场空间提供给人视觉、听觉、触觉等多重感知体验,近景、中景、远景产生连续变化的透视,使感知成为在广场中体验的唯一途径,这也是梅洛·庞蒂的“知觉现象学”的完美体现,即强调人们对建筑的知觉、经验和真实的感受与经历(图3)。另外,广场西北角有一斜插入建筑的只能供一人通过的梯间入口,该入口通向室内楼梯间,其体量被不规则弧形围墙强调,这种具有神秘感的感性和随机性的捕捉,才是真正的生活世界。

入口广场

入口广场

室内体育活动中心西侧立面与游泳馆西立面颇有不同:错落的屋顶轮廓线与平直的屋脊线;柱锥形外挑与墙体半球形内陷;底层的开放与封闭,这一平一曲、一凹一凸、一开一合在南北两侧建立起自己的秩序,像是运动场上的对抗双方。底层沿街设置檐廊空间,并倚柱布置长条石凳,行人坐下休息的同时可以通过落地玻璃窗近距离观看馆内的各项健身活动,运动带给人的愉悦便传递到了室外。体育馆北侧的室外场地更是如此,由建筑延伸出的不规则台阶,缓解了建筑的巨大体量带来的压迫感,也为人们提供了多样的运动方式(图4)。东侧则向田径场横向展开,依建筑设置了室外看台及主席台,建筑仿佛成为田径场的“背景墙”,田径场上运动的人也成为了建筑内的一道风景。

不规则台阶

北立面不规则台阶

海德格尔曾说过,“人存在于世界当中”。建筑师强调人对建筑、环境的自然感知。通过依地形伸展开的布局、各部分不同的空间形态、各立面不同的设计策略,展现体育馆不同空间运动性质的同时,使得建筑每个界面与周围环境都能够寻求到一种对应关系。因此,人在其中能够感受到强烈的场所感以及建筑与周围环境之间的对话关系。体育馆、场地、人三者自然地融合为一体。

2几何原型与韵律

几何原型要素可以引发人们在认知层面上的韵律感和归属感。建筑形态的塑造在满足功能需求的同时应考虑结构体系的理性逻辑,因此建筑师尤其需要重视造型逻辑与形态韵律的生成关系。

体育馆在外观上呈现出多种几何原型的组合——三角形、圆弧形、矩形,这些最简单直观的柏拉图图形整合在一起成为结构要素。结构作为建筑物质性的重要载体,当形式与欲望和建造的目的高度一致时,结构与建筑便没有了界限[3]。结构在抵抗重力的同时以“几何原型”的形态重塑场地:整齐排列的素色混凝土锥形柱列产生了强烈的韵律感和力量感;尖锥形柱与圆拱形窗首尾相连在一起,虚实结合,丰富了立面的层次;坚固的混凝土与跃动的弧形玻璃窗灵动地交织在一起……这些由不同功能相应抽象出的几何形式,与环境形成对话的同时表达了自我(图5)。同时,体型和材质所表现出的雕塑感,有助于放大建筑尺度,从而形成强烈的场所认知。或许人们不能确切记住体育馆的细节,但即使不经意的一瞥,也会在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图形印记。

游泳馆立面图

游泳馆立面

路易期·康运用的几何形多是完整的正多边形,与路易斯·康对几何原型运用不同,李兴钢则在体育馆中较多地运用了圆拱形、圆锥形等几何原型。不谋而合的是,正多边形所具有的最大特点向心性,也是拱形、锥形这种几何形所共有的,但拱形、锥形所形成的流线型立面拥有比正多边形更明确的辨识度。以锥形柱体为轴形成了稳定而有力的三角形序列,使建筑更富有张力。李兴钢对应不同的功能,通过对圆形、三角形等几何原型的变化,提炼创造出多变的形式:外墙使用了锥形曲面及筒拱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作为外立面的造型;局部屋面采用了渐变的波浪形直纹曲面;交叉重复排列的锥形拱壳则是游泳馆的屋面形式……多种几何原型通过形变、重复与融合,形成多变的建筑轮廓的同时,也为室内提供了优良的采光和活跃的空间氛围。此外,建筑师也强调了内外空间环境的重塑,锥柱的平行重复排列形成了体育馆独特的运动感和韵律感,给人以独特的场所感和空间感受。晴天、阴天、雨天,早晨、黄昏、晚上,混凝土锥柱随着时间变化呈现不同的视觉体验:晴天时建筑像是自发光体,锥形柱列与蓝天互相映衬;阴雨天过后,吸收水分的混凝土锥柱显得沉稳严肃;夜晚灯光从两侧拱形窗射出,建筑便像是一座飞船……建筑也就产生了现象学所强调的不断生成的、随时间变化的状态,给来到建筑面前的人们带来不同的知觉体验[4]。在建筑内部,利用掏空的锥形柱下的半圆形空间作为室内的“灰色空间”,为场馆内的人提供休息和交流空间,重塑了全新的室内环境。

建筑师通过对建筑几何原型的考究与运用,将几何原型与结构有机结合作为串联起整座建筑的核心。从建筑外立面的锥拱、曲面拱到建筑波浪形屋面,再到建筑内部的V形柱列,结构由外而内,贯穿始终。在几何逻辑控制下重复运用这些基本几何单元,利用结构作为叙事线索将室内外空间联系起来,成就了建筑的个性化呈现。

3空间秩序与光影

斯蒂文·霍尔在他的著作《视差》中曾提到身体的知觉体验是将建筑发展成为诗意表现的源泉与途径,身体在空间中的体验带来比单纯的视觉形式更深入人心的感动。体育馆带给人的知觉体验是多维度的,建筑师选用大跨度混凝土拱券屋盖结构,用结构作为造型回应场地环境的同时,也满足了室内各类体育活动对大跨无柱空间的需求。结构承担着建筑象征性的同时,可以与场所以及“身体”结合,带给人视觉、触觉等多重空间体验。

从游泳馆入口进入,自然光从顶部靠近锥形柱体的天窗从天而降,照亮了整个门厅和左侧通向健身房的开敞梯间。泳池空间内,阳光从五个椭圆形高窗穿透进来,被过滤的光束,投射在泳池的水面上,随即又被反射到四周,随着水的涌动,光影在墙上的折射更拥有无限种可能(图6a)。游泳的人沐浴在这一道道光束中,感受着阳光的味道,体会着阳光的温暖,游泳本身也成为一项愉悦而有仪式感的活动。光与水在游泳馆内交织碰撞,刻画了游泳馆包容与活跃的空间。建筑师将休息空间设置在了锥形柱下,并利用材质的不同加以区分,使到此休息的人可以强烈地感受到结构的几何性所带来的力量感和包裹感。这种光与影的对比、混凝土结构与泳池内水的对比、锥形柱下小的圆弧空间与大跨空间的对比,均给人强烈的庇护感,营造出丰富的空间氛围和多维的知觉体验(图6b)。

游泳馆内景

a—光影对比;b—空间对比。

游泳馆内景

室内体育活动中心主要功能是为了满足学校日常体育教学及师生体育锻炼的需求,因此设置了相对紧凑的功能,将体育馆内繁杂的运动空间、各类运动场地、各类配套辅助用房按类型及空间所需尺寸进行高效组合。从室内体育活动中心主入口进入,一层沿西侧按平面尺寸依序紧密布置了各类运动场馆,局部通高的处理使得大厅可以接收到来自二层室内跑道处大片落地窗照射进来的光线,墙体上喷绘的运动态人物形象给整个球馆带来了活力,可以感受到整个体育馆带给人的动感、活跃的空间氛围。

廊桥

通向运动场馆的架空廊桥

经通高门厅墙角处的弧形楼梯即可来到二层,利用缓坡将室内跑道与球馆空间加以界定。公共大厅渐变的波浪形屋面带来空间变化的同时,使人联想到了屋顶极限运动区的激情碰撞。顺着坡道上行就看到了沿东立面向北延展的室内跑道,它在向外悬挑时最大限度地伸向远方,视线也透过落地窗被吸引到了东面田径场和校外的远方。从大厅西侧穿过廊桥便是篮球馆、羽毛球馆、排球馆等,各个球馆既保持了相对独立又以不同形式连通,形成某种流动空间。

排球场

连通着的排球场

羽毛球馆和排球馆中间由两组V形连绵列柱隔开,创造交流空间的同时,也提供了视觉遮挡与触觉震撼。各个球场因高度要求的不同而形成了几种不同的屋顶形式,并在空间上方敞开迎来自然光线(图9)。

10.jpg

丰富的采光形式

因此,站在球馆内的不同位置,由这种直纹曲面拱壳单元所形成的空间体验和光影是丰富又各异的。在球场运动的人或在锥形柱下休息,或在V形列柱间穿行,或仰望拱形窗外的天空……在运动的过程中,这种丰富的空间体验也在不停地变化着。

11.jpg

打羽毛球中的人

此外,除了充分考虑结合结构进行采光设计,在综合体育场部分利用上下两层的高差设置了双层夹墙以及可开启的高窗,形成“烟囱”效应,解决了自然通风问题。

12.jpg

剖透图

不同性质的空间对应着不同的空间认知,人在其中游历产生不同的空间体验和感受,进而形成连续、复杂、跳跃的序列感。建筑师利用自然光线作为介质将不同功能空间加以区分,通过多变的感官体验强化了空间秩序。使建筑、人、光线之间发生对话,营造了诗意的空间体验。

4结束语

在当前城市快速发展带来的建设量剧增的情况下,建筑师在创作过程中对人性的关注永远不能搁置。天津大学新校区综合体育馆呈现出了在面临新建设环境缺乏场地特征的困境时,如何明确建筑自身在周围环境中的定位。利用几何原型与环境互塑,在保持创作理念的基础上,通过建筑形态、结构形式、空间布局的多重表达,使建筑彰显个性的同时能够融于场地并重塑场地。通过对结构单元和空间单元的把控,不同类型的空间形态结合不同的几何原型、材质、自然光影等营造出不同的胜景空间,使人在其中可以体验到空间的诗意以及建筑的自然性。李兴钢将源于现象学精神对人性的关怀和对诗意空间的追求融入到自己的建筑创作中,将对场所的理解,作为建筑生成的要素,将建筑固有的人工性和物质性,通过“几何原型”的传递与场地融合在一起,实现人、人造物与自然的共生。

来源:

张向炜,吴家辉,陈晓卫。天津大学新校区综合体育馆设计探究[J]。工业建筑,2019,49(3):81-85。

参考文献

[1] 李兴钢.静谧与喧嚣[M].北京:北京工业出版社,2015.

[2] 柳亦春.即物即境[J].城市环境设计,2016(12):23-30.

[3] 柳亦春。像鸟儿那样轻:从石上纯也设计的桌子说起[J]。建筑技艺,2013(2):36-45。

[4] 沈康,朱琦聪.斯蒂文·霍尔与现象学的建筑:以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扩建项目为例[J].新建筑,2012(6):66-69.

[5] 柳亦春。介入场所的结构:龙美术馆西岸馆的设计思考[J]。建筑学报,2014(6):34-37。

[6] 李兴钢.作为“介质”的结构:天津大学新校区综合体育馆设计[J].建筑学报,2016(12):62-65.

[7] 窦平平.多义的结构:关于天津大学新校区综合体育馆[J].时代建筑,2017(3):86-95.

项目对接平台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会员服务|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邮编:450008
联系我们:0371-60925574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群,群一:150293173 群二:215447311 
极速赛车登陆 广东11选5走势图 极速赛车两期公式 山东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登陆 J8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山东11选5走势 五福彩票计划群 爱彩票计划群